傻母亲

  庄家村,一个离县城比较远的偏僻山村,那里的山路蜿蜒曲折,铁宕起伏。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村民们基本上过的是自给自足的生活,实在要去县城的话就要趁天不亮,摸着黑起床,一趟下来一个来回也要一天的时间。

  这里大多数的人基本上很少走出去,他们甚至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对于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在他们心里也许只是比张家村大了几百倍,甚至几千倍吧。

  村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外地女人,瘦瘦小小的,三十岁的样子,听村里人说,刚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堪,披头散发。被一个叫庄大的村民发现,那时她正蹲在玉米地里啃玉米,啃了满嘴的玉米粒和泥巴。刚开始时,庄大以为玉米地里进来贼,便悄悄的用铁锹顺着玉米地里的声音和动静轻轻拨开,庄大被面前的女人吓了一跳。她头发凌乱的散落下来遮住了脸,两只手不停的把玉米往嘴里噻,听到动静,她不紧不慢的看了庄大一眼,咧着嘴傻笑着,牙齿上沾满了玉米须和咬断的玉米粒。

  父亲看她痴痴傻傻的样子,也不跟她一般见识,撵她出了玉米地,可是她守在玉米地旁就是不肯走,父亲走,她也跟着后走。父亲无奈,只由着她罢。后来她跟着他走进了村里。

  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她是一个傻子。

  谁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家住哪儿,叫什么名字。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啊,傻子要是知道这些就不是傻子了。也有人猜测,或许是哪里被拐卖的妇女,逃离了出来,不管怎样,身世纵然是可悲。

  她总是衣衫不整,见谁都咧着嘴乐呵呵的,歪着头傻笑。于是她自然而然就成了村子里大妈大婶们唠嗑的对象。有的无聊的就拿她打趣儿,往她脸上摸泥巴,把牛的粪便递到她面前说是好吃的,她信以为真,用鼻子嗅着继而恶心的吐了那人一身,她气的踢她,骂骂咧咧的用口水吐她。她反倒不生气也学着那人吐着吐沫,把吐沫吐出去的玩法她乐此不疲。

  只有我父亲不捉弄她,还时常给她送点吃的,父亲是个瘦瘦小小的中年男人,皮肤黝黑,没什么本事,话也少。家里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母亲,看着一直打着光棍的儿子,每天操碎了心,担心有天自己走了连孙子都抱不上。

  后来看到父亲带回来的傻女人,她心里盘算着或许真是老天的安排,听到了她的心声。瞅着老大不小的儿子,每天浑浑噩噩的过着,一年又一年,她等不及了。

  那天她把傻女人领回家,给她换件干净的衣裳,洗了把脸,从头到脚上下打量着她。傻就傻了点吧,模样到还齐整。傻子冲她咧着嘴傻笑。就这样她把傻子留在了家里,给她吃的,穿的,教她一些生活自理。她虽然不会说话,但至少学会了点头与摇头。她仿佛把这里当成了家。就这样在父亲的不情不愿中,连推带搡的和她成了家。

  第二年,就有了我,用父亲说的话,我是这个家的命根儿。

  自从有了我,母亲的傻症好像越来越轻了,我刚会走路时,她跟着我后面整天团团转,怕我跑远,怕我摔着碰着。我要吃门口的大枣儿,她就拿着棍子在枣树下打枣子,有时打了半天没打下一个,看她每天笨拙的样子,小小的我也开始嫌弃她。

  村子里的孩子欺负我,她就像保镖一样护着我。我和村里一个的男孩玩看谁跳的最远,也不知怎的就吵了起来,我被他推到了地上哇哇大哭,母亲看到了,立刻跑过来把那个男孩推倒在地上。后来那个男孩的父母找到了家里,对着我父亲一顿骂。我父亲直得赔礼道歉。自那次后,村里的孩子看到我,他们便用手指着我说,你的妈妈是傻子。他们嫌弃我不和我玩,我知道他们是嫌弃我有一个傻妈妈。

  我从来没有喊过她。一声妈妈。

  有一天,我独自一个人在村子里玩,当然我的那个傻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踉踉跄跄的跟在我旁边。突然有一只狗,向我冲了过来,张牙舞爪,张着嘴巴,做出一副要咬我的姿势,我被这一幕吓的哇哇大哭起来。母亲看到了急忙跑到我身边,她挡在我前面,用脚踢狗,那只狗还是不依不饶。只见她冲过去抱住狗,举过头顶,我就这样看着她把狗狠狠的从头顶扔到了地面,那狗惨叫了一声,躺在了地面抽搐着,身子一动一动的抖擞,鲜血从口里漫延出来。

  所有的村民都围了过来,看着这惊心的一暮。我的父亲背着锄头从田里慌忙赶了过来,一看到我父亲,村民们便大声嚷嚷着,其中一个说,庄大啊,你的傻老婆,砸死了狗,这样可不敢让她出来。是啊再祸害到孩子可就晚了,另一个说。

  父亲没有说话,从人群中把我拉回了家,我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她似乎还不知道这个举动,差点让她失去我。

  从那以后,父亲把母亲关进了屋子里,不让她出来,饿了给口饭,渴了给口水。也不让我靠近她,我在院子里玩时,总是看见她趴在窗户上,偷偷的看着我,灰色的瞳孔里,没有哀愁也没有落寞,只有空洞。

  就这样我慢慢长大了,也开始上学了。

  摔狗的事情已经过去两三年,母亲也被困了两三年。随着时间,这件事情慢慢已经淡忘,没有人提起。虽然不用被关在屋里了,但父亲还是不让她走远,当然,已经渐渐长大的我除了上学,哪也不去,总是呆在家里读书写字。每每我读书写字时,母亲就会异常的安静,她看着我读书的样子咧着嘴傻傻的笑。

  但这样的笑容,我是及其的憎恶与厌烦,她的笑仿佛就像刀子一样向我划来,止不住的流血。你知道吗,我宁愿没有妈妈,也不要一个傻妈妈。

  因为厌烦,所以我常常对她发脾气,让她离我远点,更不准她离我近点,母亲看着我眼里有一丝悲哀。我读书读的很用力就希望有一天可以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傻妈妈。

  书上说,每一个母亲都是伟大的,为孩子付出了无私的爱。

  可我还是嫌弃她

  有一次,父亲用竹叶编了一个竹蜻蜓送给我,我看着它心里乐开了花,举在手上顺着满院子开心跑,看着它在阳光下飞上飞下。母亲看着我高兴的样子也在院子里手舞足蹈,我们一个踉跄,相撞在一起,我的竹蜻蜓由于冲力,从我手里飞了出去,我从地上爬起来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那时的院子里晒满了稻穗。

  我猛地把正要爬起来的母亲,狠狠的推到地上,我讨厌你,我不要你这个妈妈,我大声说完便一个人跑开。留下母亲一个人坐在地上。

  后来听父亲说母亲在堆满稻谷的院子里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

  这是我童年第一个心爱的玩具。

  我初中毕业就离开了家,和村里里其他的男孩一起走向了外面的世界,那个我梦寐以求的生活。由于学历不高,再加上山村走出来的穷酸劲,只能找一些又脏又累体力活。看着车水马龙的大城市仿佛与我格格不入。

  父亲说母亲身体越来越差了,经常的咳凑,整夜整夜的不眠。我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尽管外面的生活不如意,再苦再累 ,我也不愿意回去,三五年,只回去看过几次。每次听父亲说我要回去,母亲都会咧着嘴傻笑 ,默默的等着我回来,回来了只远远的看着我,我偶然发现她已是满头的白发。每次我都是草草的吃个饭,塞给父亲一点钱 ,从不在家过夜。临走时,我回头望了一眼父亲,他干瘦的背又坨了点,母亲在他身后,依然咧嘴傻笑着。

  不知从何时起,这样的笑容,我已没有那么的嫌弃和厌恶了。

  后来有一天,父亲打电话哭着和我说,母亲去世了,我坐着火车连夜赶回去,蜿蜒曲折的山路,阻隔了我归心似箭的心。我回到家,父亲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守在母亲的身边,她好歹也陪了他走了半辈子,人都是有感情的,何况还拥有血缘关系的我和她。

  她的脸很安详,静静的躺着,这样安静的样子仿佛不是她。我看见她的手机紧紧攥着什么,我用手打开,是一个用竹子做的竹蜻蜓,和小时候的一模一样。

  父亲说她仿佛知道自己要离开一样,求着他为她做了一个,整天拿在手里,看着大山的另一头。

  我的心像被冰冷刺骨的冷水浇了一样,我跪在床边,喊了一声,妈。

上一篇:年度最扎心短片:两个人幸不幸福,都在这件小事里
下一篇:小羊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