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做什么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62

      1 咖啡初沸,她把自烘的蛋糕和着热腾腾的香气一起端出来,切成一片片,放在每个人的盘子里。 \"说说看,\"她轻声轻气,与她一向女豪杰的气势大不一样,\"如果可以选择,你想要做
  • 林中杂想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66

      1 我躺在树林子里看《水浒传》。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暑假前,我答应学生\"带队\",所谓带队,是指带\"医疗服务队\"到四湖乡去。起先倒还好,后来就渐渐不怎么好了。原来队上出了
  • 月,阙也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64

      "月,阙也"那是一本二千年前的文学专书的解释。阙,就是"缺"的意思。 那解释使我着迷。 曾国藩把自己的住所题作"求阙斋",求缺?为什么?为什么不求完美? 那斋名也使我着迷。
  • 大音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53

      大音希声,大象希形——老子 他曾经给我们音乐,而现在,他不能再给我们了。 但真正的大音可以不藉声律,真正震撼人的巨响可以是沉寂,所以,他仍在给我们音乐。 他是史惟亮先
  • 一路行去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83

      把电话挂断,挂不断的泪一径流了下来,我咬牙往关口走去。 也不知是第十几次走出那关口了,但从来没有这样割心的疼,孩子倒是洒脱,电话那端是他们愉悦的童音,两人都答应要乖
  • 孤意与深情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84

      我和俞大纲老师的认识是颇为戏剧性的,那是八年以前,我去听他演讲,活动是季曼瑰老师办的,地点在中国话剧欣赏委员会,地方小,到会的人也少,大家听完了也就零零落落地散去
  • 饮啄篇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93

      ——一饮一啄无不循天之功,因人之力,思之令人五内感激;至于一桌之上,含哺之恩,共箸之精,乡关之爱,泥土之亲,无不令人庄严——白柚 每年秋深的时候,我总去买几只大白柚
  • 爱情篇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85

      两岸 我们总是聚少离多,如两岸。 如两岸--只因我们之间恒流着一条莽莽苍苍的河。我们太爱那条河,太爱太爱,以致竟然把自己站成了岸。 站成了岸,我爱,没有人勉强我们,我们
  • 春之怀古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70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
  • 初雪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89

      诗诗,我的孩子: 如果五月的花香有其源自,如果十二月的星光有其出发的处所,我知道,你便是从那里来的。 这些日子以来,痛苦和欢欣都如此尖锐,我惊奇在它们之间区别竟是这
  • 绿色的书简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82

      梅梅、素素、圆圆、满满、小弟和小妹: 当我一口气写完了你们六个名字,我的心中开始有着异样的感动,这种心情恐怕很少有人会体会的,除非这人也是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的姐姐,
  • 大型家家酒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17

      我还想在瓦斯炉下面做一个假的老式灶,小时读刘大白的诗,写村妇的脸被灶火映红的动人景象,我拒绝不了老灶的诱惑,竞走遍台北找一只生铁铸的灶门…… 事情好像是从那个走廊开
  • 衣履篇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86

      ——人生于世,相知有几?而衣履相亲,亦凉薄世界中之一聚散也—— ⒈、羊毛围巾 所有的巾都是温柔的,像汗巾、丝巾和羊毛围巾。 巾不用剪裁,巾没有形象,巾甚至没有尺码,巾
  • 那部车子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76

      朋友跟我抢付车票,在兰屿的公车上。 "没关系啦,"车掌是江浙口音,一个大男人,"这老师有钱的啦,我知道的。" 这种车掌,真是把全"车"了如指"掌"。 车子在环岛公路上跑着--不,正
  • 地毯的那一端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84

      德: 从疾风中走回来,觉得自己像是被浮起来了。山上的草香得那样浓,让我想到,要不是有这样猛烈的风,恐怕空气都会给香得凝冻起来! 我昂首而行,黑暗中没有人能看见我的笑
  • 经常,我想起那座山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73

      一方纸镇 常常,我想起那坐山。 它沉沉稳稳的驻在那块土地上,像一方纸镇。美丽凝重,并且深情地压住这张纸,使我们可以在这张纸上写属于我们的历史。 有时是在市声沸天、市尘
  • 圣诞之拓片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58

      圣诞节有一种无法言述的浪漫情怀,由于圣诞节的那种美法已逸出生活的常轨,以致回忆中的圣诞总是不十分真实--而且,圣诞节再来的耐候,你又老以为是第一次,似乎金钟第一次交
  • 步下红毯之后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05

      妹妹被放下来,扶好,站在院子里的泥地上,她的小脚肥肥白白的,站不稳。她大概才一岁吧,我已经四岁了! 妈妈把菜刀拿出来,对准妹妹两脚中间那块泥,认真而且用力的砍下去。
  • 她曾教过我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73

      ——为纪念中国戏剧导师季曼瑰教授而作 秋深了。 后山的蛩吟在雨中渲染开来,台北在一片灯雾里,她已经不在这个城市里了。 记忆似乎也是从雨夜开始的,那时她办了一个编剧班,
  • 花之笔记

    日期: 2018-03-30作者: 张晓风    点击: 181

      我喜欢那些美得扎实厚重的花,像百合、荷花、木棉,但我也喜欢那些美得让人发愁的花,特别是开在春天的,花瓣儿菲薄菲薄,眼看着便要薄得没有了的花,像桃花、杏花、李花、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