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湖

迎着明媚的阳光,踏着幽幽的青草,闻着淡淡的槐花香,我从南湖归来。

  随着温度的上升,心里有种莫名的烦躁感,萦绕我心,久久不愿离去。以前,未去南湖,心中对其总有一种向往。今天,我终于踏上了那向往已久的土地,感觉不虚此行。席地而卧,青草的淡香顿时充斥于鼻尖,耳边亦飘荡着湖水冲击湖岸的声音,那是一种自然之音,是天地之间最唯美之音。岸边的垂柳随风摇曳,跳着动人的舞蹈,仿佛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在展现她姣好的身姿。起身沿岸而走,享受着垂柳的抚摸,带来丝丝清凉之感。遥遥望去,湖中央飘荡着一艘艘小船,,给这个静止的画面增加了许多动态,动静结合,构成了一幅绚丽的画。船上的人在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像是在快乐的说笑,此时,我的耳边,仿佛飘来了她们的笑声。望着广阔的湖面,驻足,不愿继续前行。此湖,心湖,皆是湖,此湖非彼湖,湖湖不一样,但二者却有相通之处。望着南湖,我的心也随着湖水平静下来了。微风在南湖里,拂起了波纹,在心湖里,荡起了涟漪。

  坐着小船,飘荡在湖中,领略着周围的美景。一艘艘小船,从身边行过,一艘艘小船又从远处来,共同形成了一条流动的风景线。坐在船后,看着翻腾的浪花,想着心里的她。掬一捧南湖水于手中,感受着她带来的清凉。看着湖水,想多多接触她,更好的理解她。遂俯身趴在船边,把手伸进湖水里,静静的体会她。水手交接之处,泛起了道道浪花。望着湖水,发现其遇手掌返身而去,遇指缝便穿行而过。曾经她说过,我就想这水,你攥的越紧,便流失的越快。久久,我感受到了南湖水的包容,南湖水的温柔。感觉她像一个江南女子一般,打着一把油纸伞,静静的走在雨巷中,展现出了温柔,展现出了恬静,展现出了淡雅。

  湖中心的小岛,由塌陷区的房屋组成,不能称之为岛,就姑且称之为岛吧,也别有一番。走在其上,乐在其中。虽然遍地荒凉,却有一种沧桑之美。拾一个木片,做起了儿时的活动,打水漂。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儿时,体会到了儿时的那种快乐。看到芦苇,仿佛看到而来小时候在芦苇丛中摸鱼的情景。儿时的一幕幕,再一次的呈现在脑海中。感谢南湖,让我回到了逝去的儿时,体会了消失的快乐。

  来生,我愿化为一滴水,融入到你的身体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即使轮回百世亦不相离;来生,我愿成为一株睡莲,扎根于湖中央,静静的拥抱着你,即使天荒地老,亦不相弃;来生,我愿成为岸边的一座雕塑,远远的望着你,耐心的守护着你,即使沧海桑田,亦不相忘。

  心湖与南湖,二者皆是湖。南湖之声,亦是心湖之声。#p#副标题#e#

  归途,难忘,抬笔写下此文,以忆南湖。2013年4月30日。
上一篇:第一次与你共打一把伞
下一篇:草原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