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春雨对农村的行人来说已不那么让人“欲断魂”了,因为人们脚下踩的往往是硬地大道,那是不会像杜牧年代那样踩着泥泞路而被拔出鞋的了。只是少了“牧童”和对那酒家的“遥指”,雨的诗意倒确实淡去不少。虽说现代社会的种种方便和实惠弥补着人们诗意上的损失,但追风附雅仍会是不少饱暖之士的爱好。于是睡梦中的春雨声声便会舖展出幻想的画布而任由思绪自由驰骋描绘了。雨,尤其春雨,是值得吟颂的。它给大地带来的是勃勃生机。缺雨的地域,阳光就不算一个太正面的角色。而雨量充沛的地域,阳光就大受欢迎。田野里吸足水份的农作物,山野里饮满雨露的各种树木花草,全都一个劲地拿出各自的看家本领迎向阳光。有争相上窜的,有趋光旋躬的,有攀枝附干的。虽也有那喜阴的一族如菇类笋类的,但它们那是更离不开雨水了。当然还有苔藓,它们在阴湿的地上树干上岩石上到处舖得浓绿绿的。植物茂盛了,动物也就欢腾了。说生命离不开水那是不容置疑的。驼峰对背来说是不算太好看的附加物,可骆驼不那么认为。因为在沙漠中长途跋涉时,该部位会给它带来生命源泉的美感。雨,下吧。

上一篇:哎……
下一篇:与她的邂逅